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

报告 人物 新闻

失踪 – 来自中国秘密监狱的记事 (CNN)

此篇文章是基于CNN于11月24日发布的文章‘The Disappeared’ (失踪 – 来自中国秘密监狱的记事) 的非正式中文翻译,与CNN无关,也不由其执行或与之合作。此篇CNN的文章突出了其中一些人的关押经历,文章中的某些人以及许多其他人的完整故事可以在《失踪人民共和国》书中读到。


失踪 – 来自中国秘密监狱的记事

 

By Chieu Luu and Matt Rivers, CNN

 (CNN) 隋牧青说他被连续审讯超过四天不让睡觉,陈泰和形容他被关在拥挤的牢房里随时紧张到无法放松,彼得·达林(Peter Dahlin)因为关押经历导致的创伤让他睡觉时会在床边放一把刀。

三个人,来自中国的三个不同地方。尽管他们并不知道彼此,却有一件事情相同,那就是他们都因为倡导人权而在活动人士口中的中国政府针对异议者的残暴打压活动中被抓。

人权团体指出习近平对认为可能对他的权利和共产党有威胁力量的大扫除致使了这场人数众多的活动人士、博客作者、女权主义、艺术家、和律师的逮捕。

CNN在过去12个月间与其中的几位进行了对话,他们叙述了当被从家里强迫带走,被关押在秘密监狱几周,或几个月,切断了与家人和律师的一切联系,被强迫录制认罪视频,最终都没有被定任何罪而释放的经历。

隋,陈和达林表示他们都被明确地告知不允许谈论他们的经历,但最后还是决定讲出他们的经历。他们说希望能揭示中国政府可以让一切他们认为的威胁失声的无底线行径。

CNN尝试过让中国政府对于本文中的几个案件给与评论,但是没有收到任何答复。北京在过去经常说到政府并没有对在押人员施以酷刑,而是维持这些律师和活跃人士为依法处理的罪犯。

 

709大抓捕

 

作为一名维权律师,在共产中国从来都不是一条轻松的道路,但在2015年之前,律师被强迫失踪的情况还并不多见。

那年的7月9日,杰出的北京人权律师王宇与她同为律师的丈夫和十几岁的儿子失踪了。第二天,警察又袭击了王宇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带走了她的七位同事。根据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对这些案件细致的记录:另外还有七位人权律师也同样被带走或失踪。也就是后来被称作的“709大抓捕”,源于第一次逮捕发生的时间。

隋穆青就是被逮捕的律师之一。在被抓捕当天他对两个外国媒体提出加大对王宇失踪案的关注度。隋回忆说:当晚,一个小区保安告诉隋穆青他的车被撞,然而当他下楼后,一大群警察迅速将他围住带走。他再次被人看见几乎是五个月之后的事了。

从左至右: 隋牧青,彼得·达林(Peter Dahlin),陈泰和

两天之后,也就是7月12日,同样的事也发生在陈泰和身上。他说警察告诉他从住处下楼就问几个问题。“我下楼时特意将手机留在了公寓里,因为我想着过几分钟就回来了”,但他六个星期都没能回来。

根据中国人权律师关注组的数据: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全国范围内至少有146位律师和他们的家人被带走。

人权团体表示对律师的大抓捕的根源可以追溯到2012年7月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的一篇社论,文中警告了美国可能利用五类人动摇中国共产党近七十年的统治。人权倡导者和律师则居于这五类人之首。

达林,一位在北京创办了提供法律援助和培训中国律师的NGO的瑞典籍人士,并没有在第一波的打击中被带走,而且他一直以为身为一个外国人,应该能为自己的状况提供一些保障。

不过,在2016年1月初,达林得到风声当局可能会对他下手。当大约20个警察来到他的公寓门前时,他正准备去往北京机场。他说,他们拘传了他和她的女友,并且将他的家里洗劫一空,没收了所有的电脑和文件。

2015年10月,此次打击事件中第一个被抓捕的王宇律师的儿子因为不堪当局的压迫,尝试偷渡出境至缅甸,达林说,他被指控为这次偷渡计划的主谋。

他说审讯人员很早就意识到他与这次事件并没有关系,但是并没有放他走,而是很快将注意力放在了他的NGO –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 (Chinese Urgent Action Working Group)上,向他施压,让他交出他的同事和其他与NGO合作过的活动人士的信息。

当局表示达林所在的机构为支持危害国家安全活动的非法组织。而这个NGO表示它是为需要的人权捍卫者提供需要的紧急援助。

到2017年10月,据中国人权律师关注组的数据,709大抓捕已经有321位律师、人权活动人士、他们的家属和员工被抓。

 

律师们是如何消失的

 

在这次大抓捕中被使用的一个关键工具是一个相对新型的关押形式。中国于2012年修订的刑事诉讼法中引进的新条款“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简称RSDL)。

它的出现将长期被使用的“黑监狱”合法化,也就是暂时性的将短期内不会被定下某个罪名的人关押在中国法律系统之外的设施。

2009年政府否定过黑监狱的存在,但在2011年的时候,中国的官方媒体又报导了北京警方的一次打击黑监狱的活动。

修订后的法律中指出监视居住不应该超过六个月,要求在执行监视居住24小时以内通知被监视居住的家人,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并保证所有的嫌疑人委托律师的权利,律师可以在请求的48小时内与被监视居住人见面。

对此新制度的谴责声音以及之前遭遇过监视居住的人表示新的制度为任意拘留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并且令强迫失踪普遍化。今年早些时候,11个国家呼吁中国结束对这项制度的使用,并要求启动对人权律师的酷刑报告进行调查。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也呼吁中国停止对人权律师的拘留。

陈泰和,博客作者,曾于桂林被抓捕,现居美国。

虽然隋穆青,陈泰和,达林他们三位全部都被关押在各个城市的远郊,但他们都描述了类似的条件:没什么家具的房间,窗户上挂着遮光窗帘,荧光灯24小时全天候开着。在一张单人床上睡觉,阅读和写东西是不被允许的。看守随时在房间里监视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甚至当他们使用洗手间的时候。

 

“在房间里除了墙上米色的软包垫之外,就没有别的可看的了”。
达林说。

 

他形容那种无聊的程度几乎让他期待每日的审讯环节,“因为至少你会被带到另外一个房间… 和他人有某种互动感”达林形容道。

审讯员使用的那些方法让他想到了一些“粗糙的美国电影”。“他们会一帮人在晚间快速涌进我的房间,将我的床包围住,就为了吓我。”达林说。

彼得·达林 (Peter Dahlin), 瑞典人,于2016年1月4日被带走,被关押三周。

隋牧青回忆说,被抓捕后,他被关押在广州警察培训设施内,多年来他一直都在这个制造业中心地带的城市作为一名人权律师为多位受瞩目的活动人士辩护。

他说,审讯员指控他煽动颠覆,并且逼他向他们交出的信息包括从他的私人生活、经济条件、工作、客户到他的所有联系人。

最初他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但他的抵抗只是加强了审讯员对他的逼问程度。

 

“他们会四天四夜不让我睡觉,第五天的时候,我觉得我快要死了”
他说。

 

隋牧青表示是睡眠剥夺加上酷刑的威胁最终打破了他的坚持,让他与他们配合。他说审讯员威胁要将他的双手铐住吊在屋顶上,直接将聚光灯照进他的眼睛。

“我知道有人在狱中因为睡眠剥夺导致心脏病的,所以我有点害怕如果我继续对抗的话,我的生命可能会有危险”

他说。

隋牧青,律师,于2015年7月10日至2016年1月6日被关押。

陈泰和,一位在网上倡导中国采用美式的“民决团”(陪审)制度的教授,最初他被指控“寻衅滋事罪” – 经常被中国当局使用的一个模糊罪名,最高可判十年有期徒刑。陈泰和向CNN讲述到他在最初的20小时审讯期间拒绝承认任何犯罪行为,但是接着他发现自己正与其他一些指控小到偷窃大到谋杀的人关在一起。

 

“那间牢房太挤了,以致于我要请其他的囚犯让一让我才能有空间进行大小便。他们没有给吃饭的勺子和筷子,我们会被发一勺米饭,然后必须用我们的手抓着吃。”
陈泰和

 

一个月后,陈被告知收拾他的随身物品,他以为要回家了 – 谁知他们把他带到了另一个看起来很破败的酒店又关了十天。

今年早些时候,CNN去桂林拜访了那座关押陈泰和的四不像建筑。这个区域周边用中文和英文各自标示着为军事建筑,但它看起来却显得开放和平易近人。

当地官员否定了这栋建筑曾经被用于秘密拘留。

陈泰和在桂林被关押的建筑

 

你不得不认罪

 

这些被关押的人权活动人士不仅要关心自己的安危,他们说他们亲近的人也同样遭遇了威胁。

达林的审讯员明确地说在完全解决他的案件之前,不管多久,都会一直将他的中国籍女友持续关押。

 

“她被抓来仅仅是作为向我施压的人质”
达林说。

 

达林每天都询问着关于女友的消息,但是得到的回答非常有限。

 

“他们说她的待遇不错,她还有酸奶和水果这些东西吃,还被允许在她的房间画画和做瑜伽”他说,“他们清楚她什么也不知道”。
达林说。

 

终于在三个星期后,达林被告知他将被释放 — 不过他必须答应一件事情:在镜头前认罪。

他说他知道当局这么做的目的,但是他也希望自己还有女友能早日重获自由,于是他答应了配合“出演”这出戏。

他被带到一个房间,里面坐着来自国家电视台CCTV的一位女主持人和一位摄影师。达林被递上一张已经列好的她将要问的问题和达林的回答的纸。

 

“我伤害了中国政府,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我为此感到抱歉”
达林说。

 

达林在向全国广播的电视上和各家官方运营的报纸上认罪道。

在认罪视频公布后很快活跃人士就谴责这是一起强迫认罪 – 是自习近平掌权之后几年间在CCTV上出现的多起认罪视频之一。

隋牧青和陈泰和表示他们也不得不接受类似的“认罪”。虽然这三位目前都维持了他们的清白,但是他们说到当时都表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按照当局所要求的去做。

隋牧青说他承认了煽动颠覆罪。陈泰和告诉CNN他承认了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和侵占罪。

 

“你不得不认罪,否则他们不会让你走。”
陈泰和说。

 

 

没有尽头

 

当局对律师的打击仍在进行中。周二,在长沙的一个法庭上,人权律师江天勇被定罪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后被判两年监禁。八月的时候,他身在加州的妻子金变玲在网上看到了他在法庭上认罪的现场直播。“他以前经常跟我说,如果有一天像这样承认一个罪行,那就意味着我遭遇了酷刑”金变玲说。

江天勇是一位突出的人权律师,他为遭遇709大抓捕打击的一些同事代理,也是一位对政府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他于2016年11月搭乘从长沙开往北京的火车时失踪。当局在数月之后才确认他被拘留的消息。

 

“恳请司法机关给我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江在八月份的法庭上对三名法官的小组说。

 

来自香港中国人权律师关注组的活动人士何俊仁表示,江天勇与其他一些他们关注组对话过的律师一样,很可能认罪是为了日后的抗争。

 

“只有傻子才会相信他是真正发自内心的那样说”
何说。

 

 

和刀一起睡觉

 

达林的“认罪”视频在CCTV上广播六天后,他被驱逐出境,他的女友也相应地被无罪释放。

达林现居泰国,但是仍然难以忘怀被关押的经历。“最初的时候挺夸张的,在晚上任何的小声响都能把我惊醒。我会在床边放一把刀和我一起睡觉,时刻准备着第一个中国人来到我的门前就捅过去”他说。

王宇在香港的一次采访中的照片 2014年3月20日

王宇,709大抓捕中第一位被带走的律师,被指控颠覆罪,而她的丈夫被指控为煽动颠覆罪。他们二位都在被关押一年多后,继王宇的认罪视频在CCTV上播出后被取保候审。在认罪视频中,王宇否认她的法律工作,也谴责了“外国势力”利用她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破坏和抹黑中国政府。他们的儿子在最初也与他们一起被捕,虽然之后很快就被释放,但是他的行动受到了严重的限制。

当局从没有播放过陈泰和的认罪声明。他在录制后的第二天就被释放,受到的指控也随之被取消。

 

“我虽然没有留下犯罪案底,但是他们还是可以用那个视频抹黑我”
他说。

 

陈泰和与他的家人现在美国居住,他现在是加州大学哈斯汀法学院的访问学者,也在做美国陪审制度的研究。他表示在中国变得更加民主之前不会回去。

隋牧青也在他录下认罪”视频后被取保候审,他的视频也从没有被广播过。他在广州继续从事法律工作,但是他的行动遭到限制,而且担心最坏的情况还在后面等着。

 

“通过洗脑来维系一个和谐社会变得越来越困难”隋牧青说,“唯一剩下的就是暴力,对于任何不听话的人,残酷的镇压就在来的路上”。
隋牧青。

amazon button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