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

故事 人物

王宇讲述:在她被监居期间其儿子被虐待经历


当警方为了让人权律师王宇的儿子写下一份声明,威胁他说“把你脑袋砸碎了”时,他才16岁,体重还不到100斤,身子又瘦又小,虽然已被警察团团围住,但他们还是给他上了手铐和脚镣。

这个小男孩曾试图逃离中国,但是被中国警察在缅甸抓捕。三个月前,他的父亲在机场被从他前面抓走,当时他本来将前往澳大利亚读书,而父亲只是去送他。他的母亲则在凌晨被警方用电钻破门而入后抓走。他们都是709大抓捕的受害者,这表明此项针对中国律师的打压运动,其受害者也包括孩子在内。

王女士首次公开讲述了当她和孩子的父亲被关押于RSDL,经历他们自己的地狱时刻时,警方如何虐待她的儿子。此讲述是在他们的另一个强迫电视认罪播出一年之后才发布。内容取自王宇与大纪元网站的一次专访

 

“那警察就把他拦住,咣往地上一摔,或是往床上一摔,给他往回摔,反复多次。”

王女士描述她在最初如何无法谈论儿子的待遇,因为她会哭。“我觉得聊这个,对我是二次伤害。”她一直避免去谈论这个话题,但是过了一段时间,通过和孩子、其他家庭成员的只言片语,她才拼凑出当时儿子所经历的画面。

2015年7月9日,也是709大抓捕的第一天,当他们将他的父亲抓走时,警方将包卓轩带到了一个快捷酒店,并将它关在房间。有一次他试图反抗,从房间冲出去。“那警察就把他拦住,咣往地上一摔,或是往床上一摔,给他往回摔,反复多次。”几天之后,他被释放,被送回在内蒙古的姥姥家。

几个月前,在朋友的帮助下,包卓轩得以逃亡到南部,并穿越了国境,但是由于警方的紧密追踪,他们在缅甸被抓捕,并将他们带回国。“听朋友说,从缅甸给他抓回来的时候,那么小的小孩,给他戴了手铐脚镣!那个手铐脚镣,没戴过的人可能不知道,其实那东西对人是一种酷刑。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又那么瘦小,怎么会跑哪?那么多警察看押。他们怎么就忍心给孩子戴上手铐脚镣?我一直就是心里特别有阴影。”

但这些还不是全部,警方要求王宇的儿子写下一份声明,谴责那些试图帮助他的人。她的儿子坚持其立场,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他们就打孩子,拿那么粗、那么长的棒子打孩子,从后腰开始打,一直往上打,一直打到后背。说‘你不按照我们说的写,我们就一直打你的脑袋,把你脑袋砸碎了’。”

 

“他们怎么就忍心给孩子戴上手铐脚镣?我一直就是心里特别有阴影。”

 

2016年8月,当王女士和她的丈夫都被释放后,他们一家人才得以团聚。他们被迫居住在内蒙古乌兰浩特的一幢公寓楼三楼的房子。警方租下的这间公寓就在他们办公室的对面,24小时不间断的监视。在王女士家的房子周围全是摄像头——门外的楼道里、楼下公寓大门里外、还有整幢楼的周围。而且警察们随时都跟踪着,甚至包括当他们去楼下扔垃圾时。

而他们对其儿子监视的程度更令人震惊。

“每天,早上两三个警察接儿子上学,晚上两三个警察送他回家。教室里对着他安了三个摄像头,班级走廊里边也有摄像头,学校里还有一个专门的监控室,有屏幕专门监视我儿子,还有几个国保,在学校院里来回巡视。我儿子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了两年。”

王女士看见孩子苦恼的样子,带他去看医生,在那里他被诊断为有抑郁。“我就想,不能再让儿子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下去了,否则,孩子就彻底给毁了。”今年一月,她的儿子终于被获准去往现在正在读书的澳大利亚。

“儿子出国以后,我心里才感觉踏实。”她说。

可在我们的书籍《失踪人民共和国》中阅读王宇所讲述的她在RSDL期间的经历(以及唐志顺讲述他因帮助包卓轩逃离中国在缅甸被抓后的经历);也可在我们的报告《剧本和策划: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中了解她是如何被强迫录制数次电视认罪的。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