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

人物 观点 新闻

最后的失踪律师:中国妄图藐视国际人权准则的受害者

正当我们刚迈入2018年,2016年初在北京遭到RSDL关押的受害者,瑞典人权活动家彼得达林写下了关于他的朋友人权律师王全璋的文章。王自从最初被当局绑架至今已经被秘密关押超过两年半。此篇文章的英文版最初发表于香港自由新闻(Hong Kong Free Press ),经过他们的许可,我们将文章翻译成中文在此发布。(图片来源: Hong Kong Free Press).

 

 

大约在5年前,我的朋友王全璋 – 中国的最后一位失踪律师,来到我在北京的公寓一起过瑞典式的圣诞节。

 

因为是在我家过的第二个圣诞节,就算是不喜欢,估计他也接受了肉丸子的味道。此后,我被中国以间谍法驱逐出境,并且在十年之内禁止入境。

 

我很可能再也无法在中国过圣诞节,王全璋也可能没办法在监狱之外的任何地方度过圣诞节了。

 

王全璋于2015年8月5日失踪,两年半以来,他的家人,妻子李文足和他们年纪尚小的儿子,以及王自己在未被拘留前指派的律师们,都没有他的下落,也从未得以与他会见。案件直到目前也没有开过庭。

 

在阅读本篇文章时有人可能会觉得这只是另一个受害者的故事,坦白地说,确实有很多类似的故事,你很难持续关注或参与到每一个中。

 

不过,王全璋的案件代表了更糟糕的状况,是通向了解由习近平和共产党所展望的新中国的窗口。

 

中国试图弱化联合国所设立的各项以监督各国遵守或实施基本规则和权利的机制的行为,都已被详细的记录下来。现在中国正发生的事情是:异议人士、律师和人权捍卫者遭到空前的失踪,这不仅仅是又一次对公民社会的打击。

 

这是另一个转向弱化国际法中的一个核心部分的步骤。在习近平掌权下的第一个重大变化之一则是扩大国家的力量,甚至不惜通过将强迫失踪的使用合法化加以实现。

 

对于一个以糟糕的公关管理闻名的党派来说,这次他们的做法是凝聚了一批营销“天才”,将其称为一个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程序,也叫RSDL。

 

最初,RSDL的使用被限制在中央政府打击关键的人权捍卫者中,声称这些人危害国家安全。他们将人秘密的关押到宾馆房间或国营招待所。渐渐地,他们开始使用专门建设的秘密监狱。自2016年起,这个程序开始被地方警察采用。现在,RSDL被用于打击任何形式的反对声音,任何类型的“犯罪”,而不仅仅是针对那些最初被指控为危害国家安全的人。RSDL的使用,无论如何都正在被迅速的扩大。

 

人权活动人士吴淦和人权律师谢阳于这个圣诞节第二天被判刑。吴淦将在监狱度过接下来的八年。二位都在被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案件才被进入正常的司法程序,失踪期间,他们都被关押于RSDL下。

 

RSDL制度允许当局轻易带走任何他们想带走的人,不需要经由任何法院的允许,并将人消失在大众视线范围长达六个月。

 

受害者的家属不会被通知其下落,也不予会见律师,更荒谬的是检察院人员几乎总是被阻止监督访问受害者所在的秘密设施,虽然其名义上的作用是确保没有酷刑的滥用。

 

实际上,虽然我个人认识许多的RSDL受害者,但从没听说过任何人在RSDL期间有过检察院人员的监督访问,我自身短暂的RSDL关押期间也无疑从未见过来自检察院的人员。

 

在中国,例外往往迅速成为规范,而允许所有这些例外已经迅速成为常态。因为这些“例外”,RSDL成为了强迫失踪。

 

强迫失踪不仅仅是国际法定义下的犯罪,更是最严重的一个。即使在战争期间都不被允许的行为。它一旦被系统化的滥用,或者说以广泛的形式,则被界定为反人类罪。

 

西方国家对强迫失踪不温不火的反应,即使在他们自己的公民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地区遭到中国的绑架,如于香港被绑架的英国公民李波,于泰国被绑架的瑞典公民桂民海等,只会更加促进中国持续扩大对绑架行为的实施。反正不会有不好的结果,为什么不呢?

 

这个圣诞季,我唯一的希望和愿望则是通过第一本关于这个主题的书,由我的前同事迈克尔 卡斯特(Michael Caster)编辑的《失踪人民共和国》,更进一步的揭开RSDL的真面目,帮助大众了解在中国什么样的事情正在发生。

 

这应该使西方意识到,中国的可能构成反人类罪的合法化条款是对整个联合国体系的一种打击,而且对西方本身以及它所倡导的基于规则的制度构成威胁。

 

一旦国际上不作出回应,当柬埔寨、老挝、越南和亚太地区其他一些多多少少有过强迫失踪历史的国家,了解到这一制度让批评者住口发挥的效用后,离转而合法化他们自己的版本还有多远?

 

两年前,在被驱逐出境前,刚过完圣诞节后没几天我被拘留并置于RSDL下。今年自由身的我有着朋友和家人的陪伴一起度过圣诞节,而王全璋又在监狱中度过了他的另一个圣诞节。

 

对其他仍旧处于失踪状态的RSDL受害者来说,很可能他们是以凝视着关押房间内的灰蓝色防自杀软包墙面来度过刚过去的这次圣诞节的,那些重获自由的RSDL受害者们,毫无疑问地仍然聚焦于治疗酷刑或失踪所带来的精神创伤。

 

很难说2018年等待王全璋的什么,他的案件证明了中国法治的崩溃。尽管拿着所有的牌,中国当局还是没有勇气在法庭上审判他。所以现在,也没人知道会持续多久,他都将处于失踪状态。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