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

报告 新闻

二月RSDL新闻汇总


以下是每月中国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新闻汇总。内容包括RSDL受害者的最新情况、相关法律进展以及中国在合法的外衣下实施强迫失踪的评论。

 

废除主席任期限制的提议

律师李柏光在可疑情况下死亡

两份人权报告发表

新疆的法外拘留营

留置——官员的RSDL

桂敏海做出第三次强迫电视认罪

律师江天勇在监狱中遭受失忆

 

 

废除主席任期限制的提议

当然,上个月中国最大的消息是提出废除主席任期限制的提议(目前有规定要求只允许两个五年任期),这可能意味着习近平任期的终身制。对于那些维护人权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令人失望的消息,因为它可能意味着更多的相同或更多更严重的侵权行为,包括加强RSDL拘留的系统化和合法化。互联网上充斥着对这一早有准备但却对未来有重大影响的发展的评论。BBC中文对此的评论包括孔杰荣( Jerome Cohen )写道的,它预示着“回到一人独裁的时代”,并且“表明再次长时间的严厉压制的可能性”; 欧逸文(Evan Osnos)在纽约客 (英文)中指出 “这个决定标志着习近平核心理念的最清楚表达——他对自由主义情绪的不耐烦,对共产党道德优越性的信仰,以及他对政治的非浪漫主义的概念,认为是迫使与被迫之间的较量。”

 

 

律师李柏光在可疑情况下死亡

2月26日,备受尊重, 屡获殊荣的维权律师李柏光猝死在南京一家军医院。就在他抱怨胃痛几小时后突然猝死。 李律师只有49岁。 他的朋友和支持者表示他们怀疑其死因,指出他去年在看守所遭到殴打的事实。 一些报道称李律师患有晚期肝癌, 这和去年在监狱中死去的被监禁的异议人士李晓波是同一种疾病。

 

 

 两份人权报告发表

中国人权捍卫者 (CHRD) 在2月底发布了年度报告“压制与抗争:中国人权捍卫者状况年度报告(2017)” (英文)。 报告指出,受害人提供的证据证实,RSDL被用作“酷刑和其他形式虐待的掩护”,自2015年709事件之后已经有17名律师和活动人士被RSDL; 此报道还列出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期间12名活动人士在苏州一法院外举行对RSDL的抗议。此报告尚未翻译成中文版,英文版可在在此处下载。 国际特赦组织也在2月份发表了年度报告,指出RSDL“被用来遏制人权捍卫者的活动,包括律师,活动人士和宗教从业者。”

 

 

新疆的法外拘留营

虽然在中国被RSDL拘留的人数目前还不清楚,然而据报道,在新疆西部地区被非法拘留的维吾尔人人数惊人。 1月份,来自新疆的报道都是关于监视国的崛起,本月关注的焦点是成千上万的维吾尔人(估计高达800,000人)被卷入中国的“恐怖战争”,无数人没有任何指控的情况下被送到大面积的劳改营被无限期的关押。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中,一位作者描述了一个在美国留学的维族学生伊曼是如何回到新疆去看望母亲,并可能因为他在海外留学而被拘留在这些阵营之一的几个星期。当警察把手铐放在伊曼身上时,他问是否有必要。 “不要问问题,”一名官员要求说,“我们已经很宽容 – 你本该戴上刑具的。”甚至海外维族记者也因报道维族新闻,在中国的亲友随即遭到当局的拘留刁难人权观察 的一份报告详细说明了谁被关押到这些劳改营是基于预测性警务技术,以及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IJOP)的大数据。报告称,IJOP使用多种数据来源,包括闭路电视摄像机,安全检查点,以及那些当地提出有关宗教行为问题的“研究”团体所收集的个人档案和信息,这个系统已经在喀什运行起来了,该报道称。

 

 

留置——官员的RSDL

在取消主席任期限制的同时,3月份的全国人大会议预计将批准成立国家监督委员会,该委员会将正式实施类似RSDL的拘留程序——在刑事诉讼法之外运作,称为留置。任何官员,一旦涉嫌腐败或其他不当行为,都可被“留置”。 北京监督委员会负责人以一种相当可疑的论点为此辩护:“与公务职责有关的重大犯罪与正常犯罪不同,调查不能以同样的方式进行。”中国法律教授斯坦利·卢布曼( Stanley Lubman )告诉外交官(The Diplomat), 该体系反映了党对控制中国社会的“深刻承诺”。

 

 

 

桂敏海做出第三次强迫电视认罪

瑞典书商第二次被中国政府带走的几周后,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抗议——包括瑞典本身的严厉声明,桂敏海(又名桂民海)出现在他的第三次强迫认罪中,这次是在一群貌似柔顺的媒体面前,包括越来越亲北京的南华早报。在国安人员的挟持下,桂在一个明显被操控的视频中指责瑞典利用他,该视频已被广泛接受为是在强制下摆拍的作品。 Peter Dahlin(彼得ㆍ达林)本人曾是中国电视逼供的受害者,他敦促媒体在报道明显逼供时承担更多责任。在为香港自由新闻(HKFP)撰写的一篇专栏文章中,他写道:“桂敏海的最新的视频,第三个视频,是由中国警方撰写的台词吗?他已经提前被告知要说什么?他是在自己或亲人造成威胁下被迫说的吗?是的。讨论完毕。他的话根本没有任何价值,除了最后的部分,他向他的女儿和家人表达了他的爱。” 还有更多中文评论 说到的, “中共用家人、判重刑等逼迫桂民海说出中共让说的话。可能包括桂民海本人在内的许多人都明白:希望瑞典和国际社会继续“炒作”此事件,因为只有外界的充分关注和媒体曝光,才能使中共感受到压力,才能使中共有所顾忌。也正是瑞典国籍的身份,桂敏海才能有这次‘认罪’的机会,让外界能够知道他还活着,要是换了中国大陆身份,估计就人间蒸发了。就像如今的王全璋律师和高智晟律师一样。”

 

 

 律师江天勇在监狱中遭受失忆

据自由亚洲电台(RFA)报道,人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在看守所与其会见后,表示服刑两年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人权律师江天勇遭受了失忆。 他的家人怀疑同样是RSDL受害者的江正在被迫服用可能损害其记忆功能的药物。 之前曾有过几次关于维权律师被强制服药的报道,包括李和平谢燕益 。谢律师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警方“很有可能对江天勇更加不择手段”。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