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

RSDLmonitor 新闻

进一步揭发央视使用强迫电视认罪现象


通过持续研究强迫电视认罪现象,特别是与瑞典记者和社会评论员库尔多・巴克西(Kurdo Baksi)合作,研究关于这些视频如何通过各国际频道在中国境外播出的实际范围。在这篇短文中将着重于这些关键点,并提供强迫电视认罪早期数据库的更新版本。最新的揭发范围包括直接或间接使用了哪些国际频道并在国外播出这些强迫电视认罪,以及与国外哪些公司合作播出——包括从英国到加拿大,再到瑞典和其他国家。也包括关于前央视记者董倩的信息,其与警方录制这些认罪视频的扩大角色。

 

 

可查阅免费PDF版本突破性报告,了解有关中国对律师、记者和人权捍卫者使用强迫电视认罪现象。

 

央视与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国际上大规模广播强迫电视认罪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在截至撰写本文时,中国媒体(几乎全部为央视)在其主要的国家电视台上已经播出48例认罪。在地方和省级电视台播出但未被发现的隐藏数字也可能很大。在这48例认罪中至少有106名受害者,其中许多是记者、律师、人权捍卫者或网络名人。现在,新的研究发现其中至少有29例有在国际上播出,通常是严重和明显违背目标国家的电视广播监管规则。

CCTV 4频道作为中央电视台而非中国环球电视网的一部分,针对全球华人以全中文语言播出,至少有121个国家可收看其广播节目。在需要许可证的司法管辖区内,CCTV4广播节目是持有央视的许可证,完全与中国环球电视网的许可证分开。它在国外至少广播了27例强迫电视认罪,包括在被强迫录制认罪的几位外国人的祖国播出,它们分别是加拿大,英国,瑞典和美国。

除了CCTV4的广播之外,中国环球电视网还以英文重播了至少8个此类强迫认罪视频。其他如中国环球电视网法语频道也播出过几个强迫认罪视频。截至目前暂未针对其阿拉伯语和俄罗斯语频道的播出进行过研究。

 

如欲了解更多细节,可下载和查看最新版本 电视认罪早期数据库的更新版本。(双语)

 

 

董倩遭披露为709镇压中的关键记者

在使用强迫电视认罪的高峰期,通常与政治运动或709镇压有关,中央电视台的知名记者董倩可以说是一位中心人物。在一年的时间里,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大约20名不同的受害者强迫电视认罪,其中一些人被在电视上游行过多次,而现在,董倩被其中四名受害者以及另一位活动人士吴淦点名,央视和警方曾尝试强迫录制这样的认罪视频,但被吴淦拒绝。正如刘四新博士在关于央视录制这些强迫电视认罪所发挥作用的新书中的讲述所揭示,董倩并非仅作为摘取证词、录制和制作这些强迫认罪视频的记者之一,而是发挥着积极的协调作用。其他几位愿意提供背景信息的709活动人士因为安全考量,仍无法揭露某些细节,例如所涉及的具体记者,而其他人是完全还不敢开口说话。尽管如此,董倩在其中的小部分录制中所发挥的作用,以及在几位其他记者中所扮演的关键角色已经遭到披露。据闻董倩以模糊的理由离开央视,目前仅有关于其如何离开央视的传闻。

更多有关央视与警方合作的实际程度,以及中国国家/党派媒体如何扩大其在世界各地的广播和制作中心的详情,以及它与习近平的走出去政策的关系,可在保护卫士新书《媒体审判——中国新型摆样子公审与中国媒体的全球扩张》中了解到,该书由彼得·达林 (Peter Dahlin)编辑。

 

遭录强迫电视认罪视频的外国人

很多人担心目前被中国拘留的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具有潜在被强迫认罪风险。然而,中央电视台此前不仅播放了加拿大人的电视认罪,而且在加拿大本地播出(陈志恒,陈志煜)。同样地,保护卫士的彼得·达林和香港书商桂民海二位瑞典人的认罪视频也在瑞典播出过。关于其他外国受害者清单以及他们的认罪视频被在其祖国广播的情形还有很多,在此不一一赘述。

 

到目前为止,已有九个外国受害者的强迫电视认罪由CCTV4以中文进行过全球性广播,而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也制作并播出了英语量身定制的认罪视频,到目前为止确定有八个这样的强迫电视认罪在CGTN英文频道进行了国际性广播。此外,粗略看出其中一些也在中国环球电视网法语频道用法语制作播出过。如经更多研究,可能在中国环球电视网西班牙语频道、阿拉伯语频道和俄语频道上找到更多被广播过的视频。

 

 

 

如果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出现在央视的强迫电视认罪视频中,很可能这些视频也会在加拿大和世界各地播出。

 

针对央视的认罪广播,几个国家正在酝酿风暴

CCTV4和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很多国家都有,从地面广播到卫星和有线电视,可以通过各种形式访问。英国拥有最强大的电视广播监管机构之一(Ofcom),其目前正在评估英国受害者彼得·汉弗莱(Peter Humphrey)与保护卫士合作针对央视和CGTN提交的投诉。该投诉由彼得·汉弗莱(Peter Humphrey)和彼得·达林(Peter Dahlin)于今年11月23日在伦敦举行的一场被媒体广泛报道的新闻发布会上同时提出。 官方广电守则和此前的例子都清楚地表明,央视和中国环球电视网很可能会因为这些系统性和严重违反广播守则的播出而失去在那里的许可。还有另外几项投诉已经完成,等待着提交。 在瑞典,由于CCTV4播放了这几位瑞典公民的强迫电视认罪,并且由于瑞典记者库尔多・巴克西 (Kurdo Baksi)的努力,有关媒体公司Telia如何在瑞典为CCTV4和中国环球电视网提供播出路径的讨论越来越多,在最近瑞典最大报纸上的一份公开信中,被瑞典的彼得·达林(Peter Dahlin)称为“血腥钱”。 在加拿大,CCTV4通过有线传输提供路径播出,包括Shaw Communications和Rogers Cable,后者是加拿大最大的此类提供商,并且也是中国环球电视网的供应商。中国环球电视网法语频道则可能通过Bell Fibe TV供应。在美国陆地,尽管CCTV和中国环球电视网重复播出美国公民的强迫电视认罪视频,但有线和多家卫星提供商仍在为CCTV4和中国环球电视网提供路径,从DirecTV到Dish Network再到Comcast。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