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

观点 新闻

Adrian Zenz谈新疆的大规模失踪事件


近几个月来,有消息称中国将新疆西北部地区的穆斯林(主要是维吾尔族)大规模聚集到政治再教育营,这个消息令全世界震惊,尽管仍有大量的案件未被报道。 据估计,数十万人在一场绝对没有正当程序的运动中失踪。受害者可以被无限期地拘留。没有人是安全的,即使是维吾尔族名人—一位足球运动员流行歌手也无 – 例外的被掳走。

 

郑国恩(Adrian Zenz)博士是负责搜集有关这一隐秘信息的少数学者之一。他使用地方政府文件——建筑投标,工作清单和其他官方文件等,将发生的事情拼凑在一起。最近他接受RSDLmonitor采访,谈论了他迄今为止发现的内容。

 

你对新疆的RSDL有什么了解?

我不认为有关于这方面的任何信息。当然,这并不表示完全没有,但至少我没有听说过。

 

新疆“再教育营”的法律地位如何?

我不完全确定。当然,这条法令(于2017年4月在新疆政府生效)。该法令规定使用“教育转化”等“非极端化措施”。该文件特别提到这些,但没有详细说明。 这可能是提到这点的最直接的法律性质的文件。 我想补充一点,就是现有的再教育制度已经建立起来了,例如,对待法轮功学员,而现有的强制戒毒制度则是为了吸毒者。 [两者都已经存在几十年了]。

从我们在新疆看到的情况,再教育正在形成新的样式和形式。它在某种程度上纳入了现有的设施和系统,但它也具有其自身特有性质的展露。而且,我相信,强制的非极端化措施可以为政治再教育提供法律上的回旋余地。其中很多法律可以被广义解释,中国人并不一定要详细说明所有细节,而且他们是具有目的性的,因为如果用广义的说法,它会给当局很大的回旋余地。

另外还有反恐法。其中第38条最接近新疆法外教育的法律规定。它不再提及的原因可能是这项运动所需的拘留条件和更长的时间,因此更多地涉及到2017年之前类型的“再教育”。

如果他们想要的话,当局可能会尝试并为这些集中营制定某种合法的保护伞。但我不认为他们觉得有必要。

 

RSDL设施由警察监管,谁负责新疆的再教育营呢?

它通常在警察局、公安局或法律系统下,司法局也运行一些设施,他们在多次投标中被指定为主办机构。我相信这与前劳教的运作方式一致。我认为它是从那里继承而来的。

 

谁监督这些地方的运行?

好问题。我不知道我对这个问题有多少看法。当然,其中一些是附属于监狱系统的。来自乌鲁木齐党校的一份文件 中给出了这些中心位置的大概情况。

正是因为这些案件在不同的情况下,所以我认为可能没有一个统一的监督体系。有些是刑事拘留中心或警察培训中心的延伸,当然拘留系统处于法律制度的监督之下。 在某些情况下,有报道说在被关押人员等待案件决定的同时,这些拘留中心本身也发挥类似再教育营的功能,这是一个非常混乱的情况。

 

这些集中营的囚犯是否穿着囚服/或被剃光头?

我分析过的官方文档并没有讨论这个,但是在最近美联社Gerry Shih的报道中,讲到了穿着不同的颜色。

 

警察将别卡利(Bekali)和其他17人送到了一个10×10米(32×32英尺)大的监狱牢房,他们的脚链绑在两张大床的柱子上。一些人穿着深蓝色的制服,而另一些涉及政治罪的穿着橙色制服。别卡利被穿上的是橙色。 [AP]

 

这几乎是我第一次读到这个。我认为对于这类信息我们不得不依赖目击证人的描述。不过,我要提醒的是,这很可能是非常不一致的,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再教育发生在不同背景和不同设施中: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其发展非常迅速。但我可以说的一件事情是,例如,建筑合同,招标,管理当局几乎都是公安局或司法局经手。

 

我们是否能看到这些难民营中使用的教材?

不能,我没有看到任何有实际内容的文件——仅有在我的报告中引用的报道,其中有谈论的课程,但没有显示实际的课程。

 

是否发现有证据表明这些营地也出现在新疆以外,例如在西藏或宁夏等穆斯林地区?

在这方面没有特别发现。比如藏区,我从十多年前的传闻中听说过轶事证据,所以这不是最新的信息,而且它基本上发生在正规的监狱和拘留中心。我不认为在藏区有一个再教育网络。

当然有的可能是已有的劳动教育设施,这些设施在2013年劳教制度被废除后经常被转化为戒毒中心(这种情况发生在北京)。你真的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新疆的再教育制度如何演变的?

在新疆,这个再教育系统非常不同,因为它不再有确切的目标。它曾经瞄准所谓的极端主义分子,但现在这个体系正在试图收纳所有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得不使用各种设施,建造新设施,改造现有设施,这也是为什么目前还没有一贯持久的做法,因为他们自己也正不堪重负

 

它里面看起来像什么? 有没有宗教设施?

可以确定没有任何祈祷的设施。如果他们祈祷,他们将受到惩罚。绝对没有房间可供祷告。 如果你看看我在报告中提出的73个竞标表格——这就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我们看到很多用于长期关押的设施,我们看到宿舍,我们看到食堂,我们看到卫生设施,厕所卫生间;我们看到教学楼,我们看到警察室,警卫室或单独的警局,有些是大型建筑,里面有不同的东西,有的有消防站,有的有医院和超市,尽管可能有一个例外,但我们不知道。有些在同一个大院里有拘留所和再教育集中营,可能是为了不同的目的,各设施间有很多不同,但通常有睡眠设施,餐饮设施和教学设施。

 

新疆麦盖提县的再教育营卫星图片。来源:Shawn Zhang

 

那些离开集中营的人后来都做什么?

我见到有些人回到原来的地方,什么也不说,对发生的事情三缄其口。 在我的报告中引用的一份媒体报道提到,有人被派去种植蔬菜,然后政府给其他人钱向种植者购买蔬菜,以帮助他们谋生。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只是培训让人们远离农村,针对那些农民,或从事季节性工作的人——他们试图让他们进入劳动工作岗位——在工厂工作。 这是一个正在被运作的大计划。

国家基本把南疆看作一个大问题区和一批难以控制的人群。 他们希望人们有正规薪水的工作,也在新疆不同地区施以更多的控制,并且处于非宗教环境。他们希望人们世俗化和现代化

 

这能真正赢得新疆人民的民心和意识吗?

首先我要说的是,这种“再教育”是共产主义的一个经典做法。共产主义整个就是为了改变意识形态,特别是远离宗教——这被认为是大众的鸦片。这是一个经典之作,基本上已被所有共产主义政权所使用。这是一种信念,相信你可以改变一个人并解放他……我认为共产主义和中国文化的特殊结合被认为这实际上可以完成,而且很有决心。是的,在过程中会产生一些成本,但最终,我认为他们一般认为这会有用。

 

你认为它会有用吗?

[笑!] 嗯,什么叫有用!

我认为这样做的一个副作用是,很多维吾尔人会对任何宗教信仰都变得非常谨慎,他们会对他们将要做的事情变得极度恐惧。他们会尽量避免麻烦,表面看起来似乎“有用”。但是我认为,长期成本是相当明显的,有些人肯定会转向极端主义,即使他们原本不会成为极端主义者,我相信长期成本会让事情变得比一开始更糟。

 

回民怎么样?

很少有关于新疆回民的消息。例如,在公开招聘的通知中,回民往往与汉民的待遇非常相似。传统上来说,他们被认为是“没有问题的”。 回民会公开他们的宗教信仰,然而任何在新疆的伊斯兰教都是一个问题,所以他们在这方面比过去更容易被抓。然而这方面的细节很少。

我们没有(任何有关回民被关押的信息),但我们可以怀疑,任何人只要积极地从事宗教活动,比如去清真寺,有古兰经,都会被抓到,这些规定当然适用。 所以,尽管我们可以看出过去有很多回旋余地,但我的感觉,这个回旋余地已经大大缩小了。

 

这有结束的一天吗?

如果你看看施工招标信息,你会发现现在是建筑高峰期,现在这些设施正在使用。 还有一些扩张,一些职业培训——如发展出来的一系列再教育,所以扩张仍在进行,尽管没有去年那么快。 所以目前看来还没有尽头。

但是很多人还没有被释放。我认识几个被抓进去的人……其中几个甚至超过一年多。这非常矛盾,不知道人们何时会被释放,或者运动何时结束。我认为他们对此持长期观望的态度,正在寻找解决维族问题的真正最终方案,他们希望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我是这么认为。如果花三到五年时间,那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