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

报告 新闻

五月RSDL新闻汇总


这是有关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的所有新闻的月度总结。 它包括了中国“强迫失踪”合法化实践的受害者,法律发展和评论的最新相关情况。

 

RSDL新案例

中共严查律师执照

留置首例死亡事件被报道

新疆政治再教育营的新证据

刘霞以死抗争,呼吁释放的压力逐渐升温

两个庭审:扎西文西和秦永敏

 

 

RSDL新案例

上个月底,据了解,于四月底失踪的著名湖南籍维权人士朱承志已确认被置于不明地点的RSDL。他的女儿收到了RSDL通知,她表示不知道他被拘留的地方,但认为在苏州某处。 苏州警方拒绝了朱的律师会见其客户的请求。这是朱第二次被RSDL,他的第一次经历是在2013年1月,而且他被认为是2013年1月1日RSDL被合法化后的第一例RSDL案件

 

还有报道称,4月底,来自南京的人权捍卫者王健被转移到了不明地点的RSDL。警方于4月18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而拘留了他。

 

中共严查律师执照

继2015年针对人权律师的709大抓捕——大规模逮捕人权人士,许多人失踪后被监禁在RSDL中,一些人被判长期监禁等打击后,对于其他幸存的律师,中共现在似乎试图通过吊销律师执照或阻挠他们被律师事务所雇佣等手段进行压制。 谢燕益律师即将被吊销其执照,而本月,文东海律师,谢燕益本人的律师和李和平律师也被通知他们的执照将被吊销。

 

5月中旬,北京律师协会举行了谢律师的听证会,其今年早些时候因为一名法轮功当事人的案件而被指违规。听证会当天,谢律师和一名香港记者在律协外都遭到便衣警察殴打,并被短暂拘留。 由谢律师撰写的当日纪实被刊登在维权网上。

 

 

留置首例死亡事件被报道

东网 于5月8日报道了“留置”中出现的首例死亡事件。留置是一种针对中国共产党员和政府工作人员,完全在司法控制之外的新型拘留制度。福建省建阳区政府前司机陈勇在留置讯问期间死亡 。 他的妹妹说家人已经认尸,但是他们震惊地看到陈的脸部有淤青。 陈先生的案件突出表明,你不需要是中共党员或政府工作人员而被拘留—— 因为陈已于2016年离开了他的工作。该制度下不准许律师的会见。

 

 

新疆政治再教育营的新证据

关于新疆地区的政治再教育营,大量的学术和新闻工作力量为穆斯林(主要是维吾尔族)大规模监禁提供了更多的证据和信息。 美联社的报道中, 一名前哈萨克“囚犯”   在接受采访时说:“一天一小时,一天又一天……(被拘留者)……不得不否认他们的伊斯兰信仰,批评自己和亲人,并对统治他们的共产党表示感谢。”

 

可点击以下链接观看对Omir Bekali的采访:

 

学者Adrian Zenz发表了他的(同行评审)论文(该论文为英文,暂无中文翻译) ,该论文提供了迄今为止关于这些拘留营最全面的证据。 在当局对这些拘留营的存在保持沉默的同时,Zenz博士利用政府采购和施工招标,预算报告和招聘公告,更全面地了解发生了什么。 他确定了对再教育拘留营设施的73个单独投标,并估计数十万人到100万人都已经被失踪在这些教育拘留营中

 

法学学生 Shawn Zhang在Medium中分享了他的研究,研究中汇集卫星图像以确定这些秘密营地的规模和位置。 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有力量的评论文章中,Rian Thum写道:“拘留营也是一种惩罚工具,当然,还是一种威胁。被拘押者极少经过正式起诉,更别说判刑了。有些人被告知会被拘留多久,还有一些人则被无限期拘押。这种不确定性——拘押的依据是主观的——令所有维吾尔人感到恐惧。”

 

 

刘霞以死抗争,呼吁释放的压力逐渐升温

越来越多的人呼吁释放已故的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刘晓波自去年夏天丈夫的葬礼以来一直遭到软禁,并且实际上已经失踪 – 尽管她从未被指控犯罪。本月初,在一通与流亡在德国的异见朋友的电话中,刘女士哭着说她 宁愿死,也不愿在这种情况下继续生活 。“现在没什么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裡。晓波已走了……以死抗争对于我,最简单不过。” 她说。

几个星期后国际特赦组织和美国笔会联合发起了一场国际诗人和作家从刘女士的著作中引用的诗歌朗诵行动,以引起全球关注她的案件,敦促北京放人,并称她长期的监禁让她失去了意志。与此同时,欧盟外交官探望刘霞被阻挠,德国方面表示随时欢迎她来德国  。

 

联合活动链接:

 

两个庭审:扎西文色和秦永敏

为推动西藏语言教学的西藏活动人士扎西文色在青海省的一个法庭上因分裂罪被判处五年徒刑。令人痛心的是,扎西在纽约时报的视频中为推动藏语教学所表达的言论,被用作庭审的证据,指控他“故意煽动分裂主义,试图抹黑政府的国际形象和对少数族裔的待遇”。而扎西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 并不寻求西藏的独立,只想要一个他的侄女可以用母语学习的学校。

与此同时,活动人士秦永敏在5月11日闭门审判中晕倒 。秦先生于2015年1月被强迫失踪。尽管身体不好,但对秦先生颠覆罪的起诉仍在继续,担心他可能在法庭上猝死的律师们,在两天的审判后相继被拒绝与他们的客户会见 。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