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

报告 新闻

三月RSDL新闻汇总


以下是每月中国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新闻汇总。内容包括RSDL受害者的最新情况、相关法律进展以及中国在合法的外衣下实施强迫失踪的评论。

 

为二位在押人士呼吁 — 江天勇&甄江华

会见权 — 余文生被拒 李明哲获准

活动人士徐秦被拘留在RSDL

恐怖的警察局长担任司法部长

国家监督委员会签署成为法律

40岁以下成为新疆RSDL式劳改营的目标

记住李柏光律师—黑暗中的点点星火

 

为二位在押人士呼吁江天勇&甄江华

继2月有关在狱中的人权律师江天勇遭受记忆力衰退,引发人们担忧当局可能对他强制用药的消息后。3月23日,六位联合国人权专家发出联合呼吁:敦促中国当局给予他适当医疗, 这被路透社称之为“罕见的联合声明”。江因为煽动颠覆国家主权罪而被判处两年徒刑。

 

网上维权人士甄江华六个月的RSDL拘留于3月30日结束了,目前仍没有关于他案件的任何消息。当局正式指控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他的律师说,根据一项国家安全的条款,他还没有被允许会见甄本人。 RSDL六个月期限的结束促使两个新闻自由非政府组织人权捍卫者无国界记者组织都呼吁释放他。

 

会见余文生被拒 & 李明哲获准

中国当局仍然没有给予人权律师余文生会见他的律师和家属的机会,甚至不知道他被关押在何处。 自从余律师于1月27日被徐州警方转移到离他所住的北京很远的地方后,当局没有公布过任何关于他的下落或情况。 3月中旬,他的妻子许艳,他的律师和一些朋友到徐州的铜山区警察局要求会见,但被拒绝了。

 

自1月尝试探视她的丈夫被拒绝后,台湾民主活动人士李明哲(Lee Ming-che)的妻子李净瑜于3月底被允许到湖南探望他。 她告诉记者,因为颠覆国家政权而服刑五年的李明哲看起来身体还好,但每天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被迫在一家帽子工厂工作。 李女士计划下个月再次申请探望他。

 

活动人士徐秦被拘留在RSDL

维权人士徐秦的指控已经从“寻衅滋事”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称,她的律师彭剑认为被拒绝会见他的代理人导致现在的指控性质更严重 。 两周前,维权网报道 她已被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 徐曾与中国人权观察组织合作,该组织由曾被拘留的资深异议人士秦永敏创办,最近发表过支持余文生的言论。

 

恐怖的警察局长担任司法部长

人权组织惊呼,前北京市警察局长和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当选为司法部长的消息令人沮丧。“傅政华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主持过一系列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国人权捍卫者的研究员 Frances Eve告诉路透社,“傅的任命是习近平政权不会收手对人权压制的表现”。人权律师曹顺利在傅的监视下死在警方拘留中。评论称人权和公民社会将持续受压,另一部分人认为中国新一届监督委员会意味着傅的新职位本质上是被架空的。“[司法部长傅政华]没有实力”,民主活动家相林告诉RFA:“我觉得他的职位是明升暗降,司法部起不了作用。司法方面他管什么?管法院和管律师,哪有他在公安部当部长的权力大。”

 

国家监督委员会签署成为法律

如预料的那样,中国人大在三月份通过了国家监督委员会(NSC)的宪法地位。 这个备受争议的全能机构将有权调查,扣留和惩罚任何因腐败而受到指控的党员和公务员(包括医院和学校的工作人员)。 “该机构的排名高于最高法院,并将负责监督,调查和处罚,”BBC写道。它基本上是为RSDL系统准备的——称为“留置”。国际特赦组织 谴责这一举动道:“它让数千万人关押在隐秘的地方,实际是关押在不负责任的法律制度之外。它通过建立一个由中国共产党独立运行的并行系统来绕过司法机构,而没有外部制衡。”

 

BBC中文网对新任国家监督委员会主任进行了介绍,杨晓渡是一位强硬派人士,自2007年起就是习近平的“老部下”。他警告说“不彻底根除腐败可能会导致‘红色国家’的颜色发生变化”。但是,毫不夸张,更多人担心国家监督委员会可能只用来扼杀任何对党书记习近平的评论和异见。

 

40岁以下成为新疆RSDL式劳改营的目标

最新来自新疆的报道,关于大规模拘留维吾尔族进入政治再教育营的最新消息是,据RFA报道,该地区部分当局称针对任何40岁以下的人。它引用匿名官员的话说:“80后被认为是 ‘暴力’ 和 ‘不可信赖的’ ”。以前人们因被怀疑与激进主义有关而被送往这些劳改营,而现在看来,只要是40岁以下就可以了。 学者孔杰荣在他的博客上写道:“这是一个可怕的情况,它嘲弄了党对其追求‘法治’的主张。 这让人不得不拿早年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进攻进行比较。”

 

记住李光律师——黑暗中的点点星火

二月份,我们非常悲伤地报道了著名维权律师李柏光不幸去世的消息。曹雅学给李律师写了一份详细的两份讣告,发表在 China Change 网站。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落实到实际生活中,并为受害者赢得他们应该享有的权利和自由”, 他在2010年说。他还会为赤脚律师和其他人提供法律培训。最后一个是一月时在河南,他教他的学生躺下,因为他的腿受了伤。 她对李律师的致敬以这样一段话结束:“夜黑无边。但这可能还不是最黑的时候。李柏光死了,如同刘晓波,如同杨天水,如同曹顺利,如同一个个在黑暗中倒下的人,他们的生命成为黑暗中的点点星火。”

在此阅读第一和第二部分.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Xing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his to someone